人民幣貶值對零部件出口是雙刃劍


圓錐滾子軸承廠家賽襄軸承有十五年的車用軸承研發制造經驗并專業承接OEM項目。賽襄軸承網站資訊,近日,中國貨幣網發布央行公告顯示,人民幣中間價下調145個點至6.5314,創2011年4月以來新低。對此市場反應強烈,全球各大經濟體的匯率也隨之波動。人民幣穩步貶值在短期內給汽車零部件出口企業帶來利好,但很多零部件企業人士認為,人民幣貶值是一把雙刃劍,也會帶來不好的連帶影響,而且在目前海外需求出現萎縮的情況下,人民幣小幅貶值對企業的拯救作用非常有限。

法士特集團公司主管國際貿易的副總經理王鳳波認為,此前日元和韓元的大幅貶值,使在海外部分地區中國品牌的轎車售價甚至高于日韓品牌,人民幣貶值有利于中國整車與零部件企業在今年內需增長乏力的背景下開拓海外市場。汽車行業分析師張志勇認為,人民幣貶值意味著產品價格降低,有利于市場競爭力的提升。

不過,雖然人民幣貶值,使外幣購買力增強,有利于企業出口。但采訪中,美元加息導致人民幣的波動,業內人士認為這只是暫時的,帶來的利好也只是短期的,從長期來看,從中國經濟基本面和經濟走勢來看,人民幣不存在持續貶值的基礎。人民幣貶值空間不大,從中長期來看,人民幣依然會升值。中國企業海外發展中心主任孫飛認為,根據世界銀行的報告,按照綜合購買力評價來算,中國實際上已經超越美國成為第一大經濟體。此外,雖然中國經濟在放緩,但是與美國等發達國家相比,我國依然處于較高經濟增長區間。中國經濟增長率是美國的2~3倍,中國的經濟增長率在7%左右,而美國則在2~3%,人民幣貶值只是短期的。

人民幣貶值實際上也帶來了巨大的負面影響,會引發歐美等發達國家國際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引起過多的國際貿易摩擦,進而影響整體行業出口。人民幣貶值給出口產品帶來了價格上競爭優勢,但也可能帶來歐美國家對本土企業更多的貿易保護措施,對中國企業實施反傾銷,使企業在出口市場遭遇到巨大壓力。張志勇說,如近年來美國對中國輪胎實行特保案以及雙反措施,就是出口價格過于低廉造成的。同時低價、低成本產品出口越來越多也會給國內企業帶來技術升級換代的困難,這將進一步影響中國汽車零部件行業在世界的壯大與崛起。

錫柴銷售公司副總經理王笑飛認為,附加值高的零部件出口主要以中東、東南亞、南非、印尼等新興經濟體為主,而去年以來人民幣貶值同時引發這些國家貨幣更大幅度貶值,如此一來抵消了價格上的優勢,出口量沒有帶來利好。

儀征亞新科雙環活塞環有限公司市場部部長陳玉金表示,近年來俄羅斯、南非、伊朗等國家除了受到貨幣貶值影響之外,政治動蕩、當地經濟發展程度不高、市場需求低、資金回籠存在安全因素,導致我國零部件企業也不敢過多開發這些市場。

此外,陳玉金還認為,人民幣貶值雖然給出口產品帶來價格優勢,國內人工成本上升也抵消了這種優勢。中國零部件企業拿到的海外訂單大多是要求模仿生產國外技術含量較低的產品,由于國外專利與知識產權對外資保護,中國企業很難實現利用自己技術生產并出口高附加值產品,所做的工作大多是代工,利潤較低,在這種情況下,人工成本持續上升也給零部件帶來巨大壓力。陳玉金表示。賽襄軸承專業生產汽車輪轂軸承等優質車用軸承。